《悦智》- 悦听心灵 悦读人生 | 悦智官方网站

有一种中国智慧叫拆墙

【莫名其妙】如果主动拆墙,就一定不会有人翻墙!所以,拆墙才是真正比六尺巷更智慧更文明更进步的和谐之道。


拆哪儿,您准备好了吗?

“一纸书来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?长城万里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

康熙重臣礼部尚书张廷玉这首诗,不仅仅成就了家风美德,从今以后更将成为千古绝唱。因为,2月21日出台的加强城市规划的重磅文件要求: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,已经建成的也要逐步打开,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,以后你想拆墙退让都没墙可拆了。

227.jpg

中国人的家国梦

与围墙的不解之缘

很多洋派人对这一政策拍手叫好,说很多地产开发商倡导推动多年了,支持的理由是西方的社区、街道就不像中国有这么多围墙,人家自由开放,除去白宫华府,没有几个地方有围墙的。

对于老派的中国人来说,五千年的家国梦想一直都与墙有着不解之缘,建墙与拆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因为墙在中国文化里有着非常深刻的内涵。很多时候,对于中国的祖先来说,通常意味着有墙就有家,有墙就有国,墙没了,意味着家也就破了。何以见得呢?

据专家考证,中国的城墙起源于大溪文化,由战争中的防御工事演变而来,发展成为城市建设的基础。在冷兵器时代,只要有墙环绕,就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是非常高效率的军事防御体系,比如最伟大的万里长城,准确地说只是万里长墙,虽然其建造成本无法估量,饱含劳动人民血泪,同时却也正是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,保佑我中华民族数代的安宁与和平,抵抗了无数次的外族入侵。

如果说城墙是国的象征,那么院墙则是家的标志。

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不论城乡,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,都希望能拥有一个哪怕小到像冯唐那样的院子。富豪选择豪宅别墅,里面的居室与普通住宅未必有多大的差别,贵的就是那堵墙圈出来的私密空间。

有墙没墙,就成了今天穷人与富人的重要差别;而在贫富差别不大的从前,大院内与大院外也因一墙之隔形成两个地位不同的世界。

墙里开花墙外香,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里的色声香味对墙外人有无穷的诱惑,可以激发无限的遐想,同时也可以大大提升墙里人的逼格,只要躲进墙里,仿佛就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。

能够有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,就在于墙能够遮挡视线,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、事、物,墙里人就会有安全感、私密感,就算家里藏了成吨的现金,古董字画多到发霉也不用担心;而对于外面的人来说,看不到里面的内容,又会增加很多神秘感,生起窥视欲。

在这一点上,里面的人通常并不想攻出来,但外面的人却很想打进去,至少心理上是这样。一个朋友很多年前去过著名的谷俊山将军府,回来会讲上很多天,墙里的被描述得像阿拉伯王子的宫殿,如果不是后来将军变老虎,真还以为他在吹牛。但因为有了围墙,却可以堂而皇之像神一样存在很多年。这是墙带来的福利,换个角度,如果他没有那么高大的围墙,可能也不会整出那么大的事儿来吧,可能正是墙带来的祸害,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。


中国古人的拆墙智慧

唐朝郭子仪在这一点上就非常聪明,他的地位比谷俊山高多了,功劳也大多了。郭老治军有方,深得将士爱戴,又居功至伟,平定安史之乱,甚至连吐蕃、回纥人都不敢称其名字,真的视他为神一样存在,作为四朝元老,居然还得享高寿85岁,堪称中国历史上的奇迹,其关键一点就在于他主动拆墙。

彼时,郭子仪做了一个让他儿子都无法接受的决定:全天把院墙四门全部打开,不设门卫,允许贩夫走卒自由出入,一次皇帝派太监来召见他,直接撞见郭老为老伴梳头。儿子觉着很跌份,就来求问,郭老道:如果咱们四门紧闭高墙林立,别人就可以添油加醋制造谣言,老大本就担心咱功高震主,到时还能解释清楚吗?儿子为郭老的政治智慧深深折服。

郭子仪就靠这招自拆高墙、自证清白取得了本来怀疑他的肃宗代宗的信任,权倾天下而朝不忌,功盖一代而主不疑,能如此者在历史上可谓凤毛麟角。多数人因为不懂拆墙智慧,结果就像文种、韩信那样,狡兔死、走狗烹;飞鸟尽、良弓藏。像文种的搭挡范蠡就拆得彻底,功成名就后连家都不要了,更名换姓远走他乡成为陶朱公,不仅全身而退还成为首富;韩信好友张良也深知此道,功成后虽然身退到终南山修道,但差一点没拆干净,还是被吕后挖出来,最后变相给做了。

圣人孔子的一生,就是因为拆墙而改变,或者说中华民族最核心的儒家文化最后登峰造极,追本溯源,正是因为拆墙而成就。

按照当时周制,贵族诸侯的城墙不得超过18尺,但鲁国的三位国相季孙、孟孙、叔孙都超过了标准,适值孔子出任鲁国司寇,其中重要的举措就是堕三都,把三国相的城墙超标违建部分拆除。

这场轰轰烈烈的拆墙运动最终作罢,孔子也被季氏与鲁君劝退出朝,开始了他浪迹江湖的周游生涯,终其一生再也没有位极人臣,成为时人眼中丧家的乏走狗,志不得伸,大道不行,直接原因就毁在这拆墙上。

从墙外来看,去鲁方成圣,正是因为拆墙失败,鲁国少了一个良相,世上多了一位圣人。


墙是内外双方的

攻守底线

所以,拆墙实在大有学问啊。通常如果能像郭子仪那样善加应用,逆向思维,主动拆墙其实对墙内的人是利好,如果等到被动强拆,结果就大大不妙。

仔细想来,从墙出现第一天,墙的结果就是注定要被拆的,天下本来是个一,因为墙的建立,一墙分内外,一分为二,对立的格局就形成了,而墙就是内外双方的攻守底线,对于墙内人,想方设法都要守住,而墙外人,抛头洒血也要攻破。似乎攻破就代表成功,象征胜利,但自己进城之后,通常就会马上加固城墙,结果又招来了其他人的进攻,梦里依稀慈母泪,城头变幻大王旗。

所以,真正聪明如郭子仪主动拆墙,智慧如范蠡干脆弃墙,墙一旦没有了,内外之别也就没有了,高下对立也就没有了,合二为一了,也就天下太平了。

相信这一政策未来的落实很可能会像孔子堕三都一样,未必能够那么顺利。而其中重要的抵制理由就是治安问题。

这的确是现实问题,但哲学的思考是这样的,你不必因为治安不好而建围墙,围墙不能根本解决治安问题,因为解决治安的正确姿势是找警察;但社会却可能因为建围墙而引发更多治安问题,因为那围墙造成的对立不断地刺激着墙外人翻墙破墙的神经,所以,可以理解成是围墙加剧了社会问题。

因为如果主动拆墙,就一定不会有人翻墙!

拆哪儿,您准备好了吗?

(图文来自网络。感谢原文作者,有异议告知删除)微悦微信号:iweiyue)